第一百八十六章 黄安要剿匪_大明流匪
笔趣阁 > 大明流匪 > 第一百八十六章 黄安要剿匪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一百八十六章 黄安要剿匪

  议事厅里的会议结束后,李树衡和杨远被刘恒留了下来。

  “关于大同副总兵针对咱们虎字旗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?”刘恒胳膊肘搁在桌上,目光看向杨远。

  杨远说道:“属下买通了守备府的一名下人,背后勾连副总兵对付咱们的人,果真是这位新上任的灵丘守备。”

  边上的李树衡眉头皱了起来,道:“此人来灵丘以后,该打点的银子咱们从没有少一分,他为何要针对咱们!”

  “属下探得的消息……”杨远说道,“这位守备大人盯上了咱们的铁场,想拿下铁场后,再用咱们的人头为他换来一份功绩。”

  李树衡心头一沉,担心的道:“看来这个新任守备决意和咱们对着干了。”

  刘恒笑道:“不用担心,李怀信已经走通麻总兵的关系,有麻总兵在,边军不会来灵丘找咱们麻烦。”

  李树衡想到了什么,惊诧道:“上次你送去新平堡李参将的一万两银子,是给大同总兵的?”

  刘恒点了点头。

  前不久他得到李怀信的回信,银子已经送进总兵府,并且麻总兵收下东山铁场的份额,要求每年不能少于一万两送到总兵府。

  一万两银子不是小数目,但他相信李怀信不会拿这事哄骗他,虎字旗若是倒下,对李怀信没有丝毫好处,不仅会失去东山铁场的好处,甚至参将的位子都有可能丢掉。

  一个参将的位子,足够让很多人眼红,尤其是那些将门出身的武将。

  “灵丘那位黄守备怎么办?”李树衡说道,“既然对方已经撕破脸,以后肯定还会不断的找咱们麻烦。”

  “属下可以安排人暗中解决掉他。”杨远突然开口。

  刘恒摆了摆手道:“不能动手,他是官,咱们是民,人真要死了,别人第一个怀疑对象就是咱们。”

  “属下保证不会让人发现。”杨远正色道。

  “没那么简单。”刘恒说道,“有些事情根本不需要证据,只要怀疑到咱们头上,便可以对咱们动手,你们要知道,咱们的底子也不是那么干净。”更新最快../../

  李树衡皱着眉头道:“就这样放任不管?”

  刘恒沉思片刻,道:“李怀信去了新平堡,他手下的两个千户还在守备大营,我记得这两个千户争夺过这个守备,只不过因为黄安的到来,两个人谁都没能当上这个守备。”

  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李树衡看向刘恒。

  刘恒说道:“咱们可以拉拢他们,不仅是守备大营,县衙那边也要多加笼络,只要灵丘上上下下都是咱们的人,仅凭一个灵丘守备翻不出什么浪来,他背后的副总兵又有麻总兵压着,想要对付咱们,只能靠他自己,在灵丘,咱们还会怕他一个守备不成!”

  “这个办法好,不过这事交给谁去办合适?”李树衡说道。

  “由外情局去处理。”刘恒说道,“以后这种收买拉拢的事情,统一归外情局管。”

  李树衡点点头道:“也好,这事谍报司最拿手。”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哗啦!

  一张暗灰色的桌案被掀翻在地,桌上的青花瓷盖碗摔了个四分五裂,里面的茶水和碎瓷片散落一地。

  黄安脸色难看的坐在太师椅上,手上还保持着掀翻桌子的动作。

  “大人息怒。”边上一名身穿棉甲的亲兵劝道,“这事是麻总兵发话,李副总兵也没有办法,何况虎头寨的事情本就没有证据,只凭大人一个人的话,很难让总兵府派兵来灵丘剿匪。”

  “哼!”黄安一甩袖袍,冷声道,“这个郭斌昌,居然到巡抚大人那里告本官的状,说本官贪人家财,诬良为匪,简直岂有此理。”

  胸口起伏不定,显然胸中窝着一团火。

  边上的亲兵说道:“会不会是他嫌大人分润给他的好处太少了,才故意和大人您作对。”

  黄安阴着脸道:“一年一千两银子还少吗?他一个知县,一年俸禄才有多少,而且本官也不要他做什么,只需照实把灵丘的事情上凑给巡抚便可。”

  那亲兵低声说道:“属下听说,每个月虎头寨送去县衙的银子好几百两,一年下来三四千两总是有的……”

  后面的话没说完,但意思已经很明显了。

  “消息属实吗?”黄安眉头皱了起来。

  “千真万确。”那亲兵说道,“消息是属下从后衙的一名衙役口中探得,那衙役亲眼所见。”

  “看来这个东山铁场比咱们想象中赚到的银子还要多。”黄安搓了搓下巴。

  那亲兵说道:“大人,要不还是算了吧,虎头寨送来的三节贽敬,加起来也能有上千两了。”

  “算了!没那么容易。”黄安转而说道,“派人去守备大营,把两个千户找来,本官要见他们。”

  “是。”那亲兵应了一声,退走去守备大营。

  过了一刻多钟,那亲兵带着两名守备大营的千户来到正堂。

  “下官,见过守备大人。”

  王同和陈玉胜二人同时躬身抱拳施礼。

  “二位大人,不必多礼。”黄安右手虚抬了一下,又道,“来人,给两位大人看座。”

  “多谢大人。”王同和陈玉胜又一次施礼。

  待座椅送上来,黄安笑着说道:“本官自打上任,苦于忙公务,到今时才有空暇时间,后厨已经准备了酒菜,两位大人今日就留下来陪本官共饮一杯。”

  王同和陈玉胜对视了一眼。

  以往这个黄安从没有给过他们什么好脸色,就连守备府都很少让他们来,可这一次却态度大变,完全换了一个人。

  两个人从心底多了一丝防备。

  陈玉胜开口说道:“不知守备大人传唤我等来有何要紧之事,若无紧要之事,下官营中还有事情,就不久留了。”

  王同也说道:“不瞒大人,下面的人半年没有见到饷,,营中不稳,还需下官在营中坐镇才行。”

  听到这话的黄安脸色一沉。

  哪里会听出来,这根本就是两个人的推托之词。

  他强压下心头的不满,直言道:“灵丘匪患频生,我等身为朝廷命官,维护地方治安,这一次找二位大人来,是要商议东山剿匪一事。”

  说完,他看向陈玉胜和王同两个人。

  ()

  请知悉本网:https://www.9bige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9bige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