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8章 笼中鸟的解除!_永别了,木叶
笔趣阁 > 永别了,木叶 > 第188章 笼中鸟的解除!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88章 笼中鸟的解除!

  第188章笼中鸟的解除!

  木叶,日向一族内。

  自从那次会议后,长老们虽然答应,但是却一直再拖延着,似乎有其他想法。

  日足便朝着长老们进行压迫,要不然去救雏田,找到对方的踪迹,要不然就立刻解除宁次的笼中鸟,用宁次换回雏田。

  一开始,这些长老们心存侥幸,想要尝试寻找雏田的踪迹,结果时到如今还是一无所获,这让如今的日足十分的恼火。

  如今,日足感受到了时机已经差不多了,便再次开启了家族会议。

  面对长老们,日足沉声道:“如今,你们还没有任何雏田的消息吗?”

  长老们面面相窥,原本这个理由本应该是他们压迫日足的理由,如今却成为了日足压迫他们的理由,原因就在于对方同意对方的想法。

  其中一位长老道:“日足,日差当初为了雏田而死,如今再让宁次为了雏田而死,是不是有些过了?”

  日足眼中闪过一丝冰冷之色,开口道:“当初是你们答应抵罪,日差便自杀给了一个交代,如今你们却跟我说,有些过了?”

  当初的事情他本不同意,但是这些长老们却提前一步与日差说明了情况,并且威胁他。

  为了村子,为了日向,为了宁次,若是伱不牺牲平息这件事情,那么……

  就是因此,日差便自杀,让日向,让村子,给了云忍一个交代。

  就因为他做了应该做的事情,守护住了宗家,却要再次牺牲自己,结束了这一生。

  日足内心一直都愧对着这位弟弟,对于宁次心中也是愧疚无比,但却无法去弥补。

  如今有了机会,为何不赌一把,于是目光沉下,开口道:“上次我就说过,只要你们答应,宁次那边的事情由我来处理。”

  “而如今你们答应,却依旧不同意我解除宁次的笼中鸟,到底想要怎么做?”

  “难道你们真的想要日向一族在外的名声彻底毁于一旦吗?”

  “你们应该清楚,如今这么多年来,宗家从来没有被掳走的事情发生,一次都没有!!!”

  几位长老微微沉默,他们能够看出日足的态度,而他们则是想放弃雏田。

  而现在,日足的压迫,以及他们终究还是未能找到雏田的踪迹与消息。

  几个人对视一眼,其中最终由一位长老作为代表,缓缓开口:“让宁次过来吧!”

  日足目光微垂,对着外面守卫道:“去找到宁次,让他过来!”

  门外传来回应,身形消失在了门口,并没有多久,轻轻的叩门声便响起了。

  “族长,宁次带来了!”

  “嗯,让他进来。”

  轻轻的开门声响起,宁次此刻来到了会议室内,看着为首的日足以及各位长老,恭敬一礼。

  “族长大人,还有诸位长老!”

  众人轻轻点头,看着宁次的面容,长得十分像日足日差两兄弟,不禁暗叹。

  日足沉声道:“今天找你来,只为了一件事,那就是我们答应了对方的请求,将会用你来换取雏田,对此你是否有意见?”

  宁次低下头去,眼中闪过一丝仇恨的目光,开口道:“宁次没有意见!”

  日足微微沉默,不动声色,直接看向诸位长老:“宁次并没有意见,所以诸位还有什么需要在意的吗?”

  长老们互相对视一眼,最终开口道:“既然如此,那就开始吧!”

  日足看向宁次:“上前来,站在中间。”

  宁次缓缓来到众人的中间,而日足这时也起身走上前来看着面前的宁次,低声道:“不要抵抗,到时候你就明白了!”

  宁次心中一愣,眉头一皱,看着神情已经毫无波澜的日足,不知道对方想要做什么。

  其余长老也都纷纷起身,上前一步,纷纷开始结印起来。

  作为日向一族如今立足根部的封印【笼中鸟】,解封的方式也是最为机密的存在。

  “宁次闭眼!”

  日足一喝,后者闭上眼睛,他能够感受到四周的查克拉波动,而日足与其余长老纷纷结印而出。

  宁次感受到额头一只大手覆盖,双眼中一股能量正在被抽出。

  “解!”

  日足手中取出宁次双眼中的一团查克拉,正是笼中鸟的根本所在,也是封印,用着日向一族专有的打入查克拉方式形成的一种咒印。

  双掌一合,那团查克拉消散,而日足看着面前的宁次,额头上的笼中鸟封印逐渐消失,目光中露出一抹释然。

  “宁次,睁开眼睛吧!”

  当宁次再次睁开眼睛时,诸位长老已经回到座位之上,只有日足站在原地,看着面前的宁次。

  睁开眼睛的宁次,看着面前的日足,似乎看出了十分复杂的神色,但也仅仅只是一闪而逝,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。

  “你的笼中鸟封印已经解除了,但是不要宣传出去,接下来你继续伪装还有着笼中鸟,直到交易那天。”

  “你先回去,继续遮挡住额头,这件事也不要宣扬出去,等晚一会,我会去找你。”

  宁次微微屈身:“是!族长。”

  随着宁次缓缓退出会议室后,大门关闭,其中一名长老缓缓开口。

  “日足,若是计划成功,雏田救回,宁次必须再次进行笼中鸟的封印。”

  日足微微垂目,并未拒接:“若是成功,我会亲自再次给宁次下笼中鸟的封印,这一点不用担心。”

  几名长老对此轻轻点头,其中一位长老道:“既然如此,那么就联系对方定下时间,我们这边也准备一下。”

  日足开口道:“我会联系对方,剩下的准备就由诸位长老准备了。”

  “事成于否,就要看各位长老的发挥了,请务必救出小女。”

  长老们点头,承诺道:“这件事就交给我们。”

  ……

  而另外一边,宁次房间中。

  一面落地镜前,宁次看着镜中的自己,神色有些发怔。

  尤其看着那光洁的额头,仿佛自己在做梦一样,口中喃喃道:“没了,真的没了。”

  缓缓闭上眼睛,曾经幼小时期,父亲因为笼中鸟的原因,满地打滚的画面出现在脑海中。

  那是宁次最早,也是印象最为深刻的记忆,根本无法忘记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9bige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9bige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